姐姐腕      
姐姐腕(1) 某甲,年甫十五,阳具粗硬,长逾六寸。某日清晨,潜入其姐卧室,趁姐熟睡,腿去其三角裤,省视乃姐私处,肥白玲珑,益觉欲火如焚,乃将龟头纳入肉缝中,上下研磨。姐方十八,正值思春妙龄,虽熟睡,玉户一经逗弄,竟花心泌露,淫液涓涓。某甲乃挺其肉杵,徐徐插入阴道,突破姐之处女膜,六寸余长之巨形生殖器,全根尽入。姐虽遭破瓜,但在熟睡中,且阴中已先有淫液滋润,竟不觉痛,仍继续酣睡。 某甲但觉肉棒为阴肉紧裹,提送抽插,妙不可言,渐加快行淫,竟至狂蕩。 乃姐醒转,初颇羞急,推拒欲起,但为某甲所紧抱,不得脱身,只得一任乃弟狂奸。而花心为巨阳蹂躏,酸痒难当,不觉淫水淋灕,阴道痉挛,已达高潮矣。 某甲则愈奸愈觉美畅,上下其手,玩弄乃姐之丰满鼓蓬之双乳,遍摸玉体,复伏身含吸乳房,吮吻樱唇。抽送二千余提后,始在乃姐女阴深处射精泄欲,而乃姐已高潮六度,欲死欲仙矣。 自是,某甲每晨五时即至姐床上,尽去姐之乳罩三角裤,遍摸姐之玉体,俟姐情动,玉户生津,即腾身而上,恣意行淫,尽情享用乃姐之美妙肉体,乃姐亦投怀送抱,耸动玉臀,与之淫媾交欢。 今某甲年已廿,姐芳龄廿三,愈益美俏,而某甲身形更见粗壮,阳具长达八寸,每日需淫媾三、四次,每次淫媾三刻钟,始射精泄欲。乃姐五年来,被奸五千余次,因习内功,阴道仍紧狭如处子,亦不受孕,而淫液涓涓,极爱与某甲淫狎云云。 姐姐腕(2) 我抱住姐姐的裸体,七寸长的又粗又硬的鸡巴,在姐姐的又嫩又紧凑的腻眼中不停的飞快抽送。 她的尖梃高耸的乳房被我的强壮结实的胸膛压着,我狂吻姐姐的软凉樱唇和雪白的粉颈。 「啊……噢……好酸……噢噢……轻一点……啊……啊……咬哟……你又顶进频心子里去了……好痒……快用力干……」 「姐姐,舒不舒服?……喜不喜欢我的大鸡巴这样干你的旁?」 「喜欢死了……你再用力干……啊……啊……好酸啊……姐姐要被你干死了……你的大鸡巴真行……真厉害……嗯……噢……哟……哟……酸死我了……你干得我好舒服……」 「姐姐,我也好喜欢干你的旁……今天在学校上课时,一直都在想你的旁、你的奶子、你的大腿……恨不得不上课……立刻回家和你干荣……姐姐,你的旁是一个宝贝,干起来真舒服……姐姐……你要常常让我干你的旁……」 「大鸡巴弟弟,姐姐的旁诬是给你干的,随时都可以让你干,你要怎样干,要干多久,都可以!姐姐的旁,姐姐的奶子,姐姐的全身都是你的……噢……姐不行了,又来了……啊……啊……」 姐姐的阴道在痉挛,小啾?微微张合,吸吮我的全条鸡巴,一股温滑的旁水似泉水泉般狂涌而出……。 姐姐混身甦软的仰躺着,美目紧闭。我虽还没有干够,十分想继续狠狠的蹂躏姐姐的嫩肉仳,但又怕弄痛了她,令她不适,可又舍不得将鸡巴拔出,所以我就改为轻抽慢送,但每次都全根尽入,每次都将鸡巴深深插入,让龟头突入姐姐的子宫!姐姐闭着眼,一任我奸淫她,享受她的旁朔滋味…… 我家通常只有姐姐和我二人。爸爸常年在国外经商,妈妈照顾公司业务,早出晚归,又多商务应酬,这使我和姐姐常年单独相处,也造就了使我和姐姐性爱的机会! 姐姐现年廿一,臣大三;我十九,刚上大一。我第一次干姐姐的旁,则是四年前,当时我十五岁,姐姐十八岁。四年来我和姐姐几乎是夜夜春宵,有时白天也会性爱一、二次。 记得第一次干姐姐时,她的阴道又小又紧,我足足来回抽插了十分钟,才将鸡巴全部插入。姐姐的阴道紧狭,阴唇却极丰满肥厚,阴户涨卜卜的,像一只大白馒头。我第一次奸她时,她没有性毛,乳房只有橘子大小。现在她的乳峰尖梃丰满,但阴阜仍只有几丝几乎不易察觉的柔软伛毛,是十足的“白虎”型。 姐姐腕(3) 夏夜。天空满布繁星,没有月亮,四周黑漆漆。 家人都出外了,只有我和姐姐并肩坐在后院竹床上乘凉。姐姐似有些累了,斜倚在我身上,我顺势轻搂姐姐的縴腰。 姐姐今年十八岁,比我大二岁,但我比她高了大半个头。我俩从来都十分要好,常玩在一块儿。 我的右手轻轻上移,臣住姐姐右乳。 她舒了一口气︰「弟弟……你……」 我的手更上移……终于隔着汗衫盖住她的整只右乳房,我开始轻轻揉、捏。 那感觉真妙,她的乳球柔软又富弹性。 「弟弟……好舒服……」 「姐姐,你的奶子真美……真好……」我索性把把姐姐我汗衫撩起,双手各握住一只乳房,温柔的揉弄起来。 「啊……弟弟……你……喜欢姐姐的奶子吗?……」 「姐姐,我好爱谰庞奶奶……姐姐……让我亲亲,好吗?……」 「弟弟,只要你喜欢,你要怎样亲都可以……」 我开吮、吸、亲、含、舐弄姐姐的洁白柔嫩的玉乳……她低声呻吟,呼吸也急促起来…… 我一面含吸奶子,一手搂住縴腰,另一手就伸入姐姐大腿间,抚摸姐姐的阴户。她将阴户耸起,贴在我的掌上任我抚弄,我发觉姐姐的裤裆已湿了一大片。 「姐姐,我们脱去衣裤玩……」 很快的我俩已赤条条的搂在一起。我让姐姐握住我那早已胀得硬翘翘的六寸长的阳具。我又再继续扣弄姐姐的阴户,吸吮乳球…… 「弟弟,你的……鸡巴好大啊……它有没有干过女人?……」 「没有啊……」 「弟弟,你若想要……姐姐让你干……」 姐姐仰卧竹床沿,玉腿分张,我立在床边,手握大阳具,将龟头塞入姐姐的处女小站入口,慢慢向内推进…… 她的阴道紧狭,且喜已为淫液浸润,我轻插慢抽,三分钟后我通过处女膜,大鸡巴全根尽入,龟头穿透萑花心(子宫颈),突入姐姐的子宫…… 「好酸……好痒啊……」 我的大阳具在姐姐的阴道中开始活塞动作,一遍又一遍的恣意奸淫姐姐的处女花心…… 「啊!弟弟!你好能干!你好会干荣!……你干我好舒服!……啊……好胀……好酸……姐姐受不了……」 「姐姐!喜不喜欢我这样干荣?」姐姐的阴道已充满淫水,我加快在她紧狭的处女阴户中大力抽送。 「喜欢!……啊!……你的鸡巴好大……好棒……啊……再快一点……啊!……噢……」 我两手也没停,抚摸姐姐的大奶子,白嫩的大腿,高耸的阴阜和阴核……一面用胀得铁硬的大鸡巴狂奸姐姐的嫩旁…… 我淫兴勃勃的奸了十分钟左右,姐姐早已被的奸得高潮连连,淫水淋灕。我突觉龟头酸痒难当,知道快要射精,便更加飞快抽插,次次深入花心,在姐姐的「唉哟唉哟」的呻吟中,将龟头硬挤进子宫口,在十八岁姐姐的处女子宫里,喷射出大量又熬又浓的精液! 这是去年的夏夜,那夜我夺取了姐姐的初夜权。 一年来我们常常性交,每星期三、四次。我能这样常常干姐姐的嫩旁,真快乐极了!而姐姐也十分喜欢我干她,常常是她主动找我性爱。她告诉我在学校上课时常想像我吸吮她的奶子,舐弄她的肉瓣和阴核,热热的大手摸弄她……粗壮的大鸡巴插在阴道中疯狂抽送……她就会淫水流出,浸湿内裤…… 一年来我和姐姐性交了二百余次,我的鸡巴已在姐姐的小啾孢进出抽插过十六万次,想来真十分过瘾! 姐姐腕的滋味实在美妙!我还继续干下去! 姐姐腕(4) 我十岁时,和当时十二岁的姐姐住同一卧室,我两晚上开始玩性游戏。(后来想来是姐姐主动引诱我的)那时她没有乳房,胸平平的,阴户只是一条小缝,肉瓣肥嫩,也没有毛。 从同学处听来“干荣”就是把男人的“崩”插进女人的“崩”。我那时小弟弟涨大时长约三寸。姐姐要我插她,我淫兴发作,伏在她身上,将小肉棍向她的肉缝正中乱顶,顶来顶去顶了好一会儿,小龟头有些痛,突热觉得甦软,小肉棍一突一突的跳动,淫兴也淡了下来。姐姐也似很满意,一会我俩便都睡着了。 我以为那就是所谓的男女干荣,而我已干了姐姐的小啾。(后来才知道,那时肉缝正中并非小啾的进口,顶错了地方,角度也不对,我并没有真的干到姐姐的旁。) 我和姐这样玩了十多次,直到姐姐十三岁上国一,我俩不住一房,姐姐有了单独的卧室,此后几年也不再有和姐姐性游戏的机会。 我上国二时,鸡巴开始长毛,发情时长约四寸多。到高一时,已有六寸左右了。我时常想姐姐,一面想她一面打手枪。 姐姐已发育成熟,奶奶又大又挺。姐姐不特别漂亮,但皮肤很白,玉腿修长结实。 去年姐姐离家北上龠大学,租住单人公寓,暑假开始,姐要留在台北上资讯课,不回家。爸妈因商出国一星期,我一放假,便立即北上去看姐姐。那天天很热,下午到达时我出了很多汗,姐姐叫我去浴室洗个澡。我正在淋浴,姐姐走了进来,身上只着奶罩和比基尼小内裤,她说她也要淋一淋,便脱去奶罩和内裤。 天啦!几年不见庐山真面目,全裸的姐姐,那36- 23- 34的魔鬼身材,是那么的美丽诱人! 我的鸡巴立刻弹了起来,挺得像一根肉杵,青筋毕露。待姐姐走近,我便将姐姐当胸抱住,胸膛紧压姐的白嫩尖梃的奶子,下面紧贴姐的小腹,粗硬的鸡巴伸入姐的大腿间,压在姐的阴毛丛生的丰隆阴阜上。 姐嗯了一声,任我紧抱。她舒气如兰的说︰「小菱,想不想姐呵?」我说︰「我好想啕!」我说着,挺动屁股,用鸡巴揉压姐的阴部。 我俩便一同淋浴,我上下其手的抚摸姐的裸体,她的可爱的乳房和肥嫩多毛的阴户,同时把姐的手带到我涨得铁硬的鸡巴上。 「这么大了!」姐十分惊叹的说,双手把玩我的鸡巴,又抚弄我的睪丸和阴囊。我大胆的将手指伸入姐的肉缝中摸弄,顷刻我便找到姐的阴蒂(这几年我已自性书和A片熟悉女性阴部),来回抚弄,又将中指探入姐的阴户入口,轻轻抽送。 姐梦呓似的说︰「好舒服……小菱,你有没有和别的女人干过?」 我说︰「没有,只有以前和姐玩过……你呢?有没有和别的男人干过?」 姐抗议似的说︰「当然没有!……小菱,想不想……干?」 我没有回话,立即以行动来答覆。我让姐的一只腿抬起,踏在浴池边,然后一手搂住姐的腰,一手握住鸡巴,用龟头上下磨擦姐的肉缝。姐也挺动阴户,让阴户和鸡巴紧密的相擦。她闭着眼,不停的呻吟低哼…… 两人这样热情地磨了两、三分钟,我将龟头顶在姐的柔软的小啾入口。我口说︰「姐,我要采你的花心了!」我微微用力一顶,龟头便陷入姐的阴户。 「噢……」姐全身僵直,张眼望了我一下,便又瘫软下来,几要跌倒。我赶紧抱住姐,她好似没有骨头一样,混身软绵绵,我突觉她阴道中有一股温温的液体流出,浸湿了我的龟头。原来尚未真的插入,姐便已到了高潮。 我本想和姐就在淋浴下相奸,现在姐混身瘫软,难以站立,我便将姐抱起,两人混身湿淋淋的来到卧室,我将姐放在床沿仰卧,将姐的雪白玉腿分抬两肩,我站在她的腿间,一手握住鸡巴,一手用手指分开阴毛和肥厚的大阴唇,龟头对正阴道入口,轻轻插入! 这是我平生第一次真正干女人的旁- 蓉我最心爱姐姐的旁!我再微微用力向里顶,密合的阴道软肉被硬龟头挤开,鸡巴前端两寸没入佧洞。 「姐,痛吗?」我停止前进,轻声问。 「不痛……你好大,有点胀……」姐闭着眼说,眉头微皱。 姐的阴道很判渔,我便用力再向里一顶。 「呵……」姐皱眉轻呼。 我直觉到龟头通过了狭小的瓶颈地段,阻力过后,龟头挤开原来黏在一块的软肉,鸡巴便一寸一寸的插入姐的处女阴道。终于,六寸长的粗壮肉棍全根插进了姐姐的肥美阴户里。 我终于佔领了姐姐的最神秘的女性禁地,采了姐的处女头筹! 姐的小口微张,似有些透不过气。 「姐,痛吗?」我怕弄痛姐那柔嫩的阴户,轻问。 「暂时不要动……抱住姐」姐说。 我俯下来,上身压在姐的乳房上,鸡巴深插在姐的阴户里。那滋味真美妙极了。「姐,我爱死你了!」我情不自禁的说,捧着姐的桃腮,和姐蜜吻。最也是我和姐第一次接吻,她有点羞涩,但很快的就很自然的,和我相吻,并把舌伸入的口中,让我吸吮。 我们亲吻了一会,我双手抚摸姐的乳房,藕臂,柳腰,玉臀…… 姐说︰「小菱,你动动看……」 我立刻说︰「姐,遵旨!姐,我要干荣的旁掩!」 我开始轻抽慢送,唉!那干荣的滋味真好得不能形容。姐的阴道紧紧裹住我的鸡巴,臣肉是那么的湿润柔嫩!我低头来看,姐的肥白阴唇左右分开,我的鸡巴在姐的肉洞中半进半出。我一遍又一遍的、温柔的、淫念勃勃的奸淫着姐姐。 「姐,我在干荣的旁!」 「让我看看!」姐说着,我便拉住她的手,让她的头部抬高,可以看到我俩性器接合。 「呵……噢……」姐看了一眼,阴道中又涌出一阵温液…… 姐躺下,轻叫道︰「小……菱……快用力……干……」 我立刻开始在姐的紧狭、滑腻的肉户中大力抽插,一阵阵的快感传来,我越插越快,屁股飞快的挺动。 「啊……咬……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姐大叫。 姐的阴道猛烈张合痉挛,淫水狂涌而出……我此时也觉得万分性感,一阵甦酸的感觉传来,我赶紧拔出鸡巴,一秒钟后,精液射出,似唧筒射水一般,一股又一股的直射到姐姐眉角、胸乳,最后尽射在姐姐的小腹和阴阜上。 姐似是憩畅倦极,闭眼睡去。我起身去浴室拿了乾、湿毛巾,将姐姐脸上、胸口、小腹、阴户口的精液淫浆擦拭乾净,然后我又再淋浴一次,才回到裸卧憩息的姐身旁,将姐的大腿分开,用手1指拨开肉瓣,仔细观看姐的阴户内外…… 傍晚姐醒来,说是饿了,我便陪姐去外吃了海鲜,喝了些啤酒,便又回到姐住处。 「小菱,你好厉害……」姐向抛一下媚眼︰「你把姐干得七晕八素,几乎要死去……」 「姐,对不起,下次一定轻些,臣说停就停……」我惶恐的说。 「小傻瓜,姐姐就是喜欢你那样厉害,大力干姐姐……来抱姐姐……」 我挨着姐坐下,拥住姐……五分钟后,我俩又裸体拥在一起,我尽情吸吮、轻咬姐的两只白嫩鼓涨的乳房……分开肉缝舔弄她肉的阴蒂……姐把玩我坚梃的鸡巴,舐含我的龟头…… 姐特地告诉我,再两、三天她的月经该来了,现在应是安全期,所以「你不须担心」。 我和姐九时开始互相爱抚,半小时后便情不自禁,再度交媾。 那夜我干了姐四次,因得知姐是在安全期,这四次我都畅快的在姐的体内射精。第一次领略在女人阴户中射精的滋味真是痛快淋灕,美不可言。 我俩尽情地性爱了五小时,午夜后二时云雨才止。一觉浓睡,次日中午才起身。 此后两日,我和姐性交了十次,每次姐和我都极尽憩畅。 再后的四天,姐月经来了,不能性交。但我说服姐,让我将鸡巴插在她大腿间,由她双腿并拢紧夹,我上下抽动,用鸡巴上缘磨擦外阴肉缝,上面轮流揉捏吸吮姐的丰乳。姐说︰「小菱,你为甚么这样缠人?」 「姐,我就是爱你……总觉没有吃够、干够……」 姐姐吃吃的笑︰「小菱,你真是好色,专会欺侮姐姐,奸淫姐姐!」 姐姐腕(5) 我第一次干姐姐的旁,是在我十岁那年。姐姐比我大一岁,那时她十一岁。 家中房屋小,我自小便和姐姐同睡一张老式的大床,分别各睡一头,但同盖一床大被。 有天清早被一种奇特的感觉弄醒,醒来只觉得左脚脚掌下有些异样,才发觉原来我的脚不知怎的竟已自姐姐松大的内裤腿口伸进了姐的裤裆,脚掌正按贴在姐姐大腿间的一团肥软的肉块上,我知道那是姐的小啾,那感觉好舒服。我便继续微动脚掌,摩弄姐的小啾。 隔了一回,我想用手摩,便在棉被中反身爬了过去,这样我和姐便同睡在一头了。原来姐是醒着的(后来才知道,是她故意将我的脚掌放在内裤中摩擦她的小啾的),我便伸手去摸姐的小啾鹆,她提议我俩脱去衣裤玩「医生体检」的游戏,彼此轮流察看对方的身体。我想这样我可以很自在的摸玩姐的小啾,当然一口答应。 我俩脱光内衣裤,她先扮医生,稍事「全身检查」后,便全心把玩我的小鸡鸡。在她的抚摸捏弄下,我的鸡巴不知为何竟硬翘了起来,约有九公分长,似平时要尿急时一样涨硬,但没有要尿尿的感觉。 姐玩了一会,我说该我作医生了,我便「检查」姐的全身,心想她玩弄了我的鸟鸟,我自然也要玩弄她的旁珍。姐张开腿任我两玩她的旁,那是一团光滑肥嫩、涨卜卜隆起的软肉,当中是一线裂缝。我将肉缝分开,里面是粉红色,有些沾沾的,还有微微的尿骚,味不浓厚,想是夜来尿尿后没有擦净之故,但我喜欢闻姐姐腕中那特殊的淡淡的骚味。 玩了一会,姐姐把我拉到她身上问我︰「弟,你知不知道甚么是干荣?」我曾听同学说过,「干荣」是男人的鸡鸡套进女人的旁玄,然后耸动屁股,让鸡鸡在潢孢进出抽动。我告诉了姐姐我的所知,其实我想她也听说过的,只是故意问我,要我说出来罢了。 姐说︰「那你做做看!」 我正求之不得,一听姐姐吩咐,便立即遵命进行。我将昂得硬硬的小肉棍向姐姐那肉缝中心插顶。顶了一会,小龟头不得其门而入,还觉得有点痛。 姐说︰「怎么没有进来?」她便抬高双腿,伸手握住我的硬翘鸡鸡,将小龟头塞进肉缝的最下方的凹处,说︰「插进去!」 这回弄对了门路,鸡巴头陷入了姐的小啾?。我用力顶插了十来下,鸡鸡进去了两公分左右。洞太小,进不去。 姐说︰「轻一点!」我便慢慢的耸动屁股,试图将鸡巴「挤」进姐的小啾紧合的缝隙。实在太小了,很不容易进去。我只用鸡巴前面的小半截在姐的紧紧的小肉洞口进出抽插,有一种说不出的、很奇妙的、很令人动心的感觉(后来知道那就是「性感」)。 姐似是很喜欢我这样的动作做法,她伸手抱住我,问我︰「你舒服吗?好不好玩?」 我说︰「好玩,你的旁室!我进不去……可是好喜欢这样干你的旁!你舒服吗?」 姐说她很舒服,要我用力干她的旁。我便出力的向里插,鸡鸡进了大约三公分,便难以再进,我便用鸡鸡的前半截来回进出抽送,插了百多下,一阵从未曾有的快感传来,鸡鸡一突一突的跳,似舒服,好奇怪的感觉。 姐姐此时也似是有些倦了,小啾?孢也流出了些黏水,她说︰「弟,我疲倦了,要睡了,你再继续玩,随你要怎样玩都可以……」 事实上我也觉得倦了,刚才那股想要「干荣」的欲望也几乎自一百度降至零度,对姐姐的旁一时失去了兴趣,我俩便手握着手睡着了。 隔了两天,早上天刚亮便被姐推醒。我才发觉姐在摸弄我的鸡巴,小弟弟已涨得又硬又翘。姐姐问︰「弟,想不想干荣?」我说︰「想呀!」这时我心中充满了想和姐姐干荣的淫念,只想把鸡巴插进姐的旁玄。 我俩脱去衣裤,我立即压在姐身上,那时她高我半个头,个子较大,不在乎我压在她身上,仍是由她用手将我的鸡鸡带进她的小啾里。她的旁中已是沾沾潮潮的,我进入后便开始用力向里顶插,这次有进步,插入了四公分左右。突然的我觉得我的鸡巴「挤」过了一道狭瓶口,姐「噢」了一声,我觉得庞泼虽紧,但我的小弟弟已可继向内推进,终于把九公分长的硬鸡鸡全部插进了姐姐的小啾里。 姐说︰「不要动,有点痛!」 我怕弄痛了我心爱的姐姐,便停了下来。她的旁肉将硬涨的肉棒紧紧夹着,鸡鸡感有到一种不能形容的美感。 隔了一回,姐说︰「现在好些了,你再动动看……」 我便遵命轻轻拔出半截鸡巴,再用力慢慢的将龟头「挤」进紧黏在一起的又沾又嫩的肉壁,直到全根入尽,然后又重复的做这「干荣」的动作。 弄了几十次后,渐渐容易抽送,我便用力,加快进出抽送起来。 这时我想到我是在「干姐姐的旁」,我好快乐,我轻声说︰「姐,我在干荣的旁啊!你喜不喜欢我这样干你?」 姐似是很喜欢我这样干干她,她说︰「弟,你真能干!你干得我好舒服!用力,再快一点!」同时耸动小啾,配合我的抽插。姐姐的旁中好滑润,抽插时偶而还发出「叽咕叽咕」的声音。 我俩玩了大概五、六分钟,约莫抽插了四、五百次,姐的旁愈来愈滑腻,姐不时发出低声的呻吟︰「弟……哟……哟……酸……酸……」 听到姐呻吟呼「酸」,我的龟头也觉得一阵莫名的酥酸,鸡鸡又开始一突一突的跳动。我停止了抽插,让鸡鸡插在姐的紧狭小 跳弹,我的欲火便迅速下降,鸡鸡也渐软了下来。 姐说︰「干够了吧!?我已够了,我们睡吧!」 此后的两年,我几乎每夜都和姐姐玩干荣的秘密游戏,也愈来愈喜爱那干荣时的消魂蚀骨的美妙滋味。我对姐是百依百顺,姐对我也总是含情脉脉,关怀备至。我和姐像是一对恋爱中的小情人。 我俩最常用的性交姿式有两种︰一是我压在姐姐身上,她将腿提起狭住我的后腰,两人正常位交合。另外一法是我俩面对面的侧卧,姐抬一腿在我腰上,两人将性器凑紧相干。 随着我的身高体重迅速增加,这方式姐很爱采用,十二岁的我此时便已和姐一般高,鸡巴已有四寸半长,我和姐的性器上都已开始长了一些短毛。我干荣的耐力也增高,每次要大力抽插姐的小啾璐分钟左右才过瘾,而且性交后鸡巴跳动时,会喷出一些沾糊似的白浆。姐说那是男人的精液,她说我已可算是成人了。 她要我在鸡巴快要跳动射出时,自她的旁中出拔出,看着我「放射」,她吃吃的笑,觉得很有趣。有时她要我将龟头放在她口中,臣锰精液的味道。她说︰「淡淡的,没有甚么特别味道。」 次年姐上国二,开始有月经,而姐也在课本中学到了「生理卫生」常识。她的月经期很规律,每廿八天她的「好朋友」便会準时来到(她和她的同班女生都用「好朋友」为代名词称呼月经)。在她月经来潮前六天,和月经乾净后的三天内(也就是「好朋友」来临后的第六天),她说那是「安全期」,她都会让我在她的旁玄射精;其他时候都要我在射前拔出,表演射炮给她看。 我十三岁上国一时,姐上国三。这年我家造了新屋,姐和我开始「分房」。 虽然不如二人同床的一般方便,但我和姐仍是每日至少要性交一次。爸妈经营超商,每天早出晚归,家中白天通常便是我和姐俩人的天地。我俩常在下午放学后便急急赶回家中淋浴,然后就和姐尽情享受少男少女干荣的快美乐趣。 姐的胸部已开始发育,屁股也渐圆突,我常抚弄姐胸前新隆起的软肉,怪好玩的。姐的奶子长大得很快,一年不到,便由小荷包蛋变成一对大三角肉棕,才国三的姐姐已要用C杯奶罩。 我一面揉弄姐姐白嫩又结实的奶球,一面问姐她的奶怎么会变得这么大的,她白了我一眼说︰「还不都是被你这小坏蛋一天到晚摸摸捏捏的弄大了!」 我也趁机亮出我那十四公分(而且仍在继续地长大)的粗硬鸡巴给姐姐看︰「我的也不是被了庞小啾鹆蛸天到晚套弄不停的变大了嘛!」 「这是我的大宝宝!」姐姐用她的小手握住它,吃吃的甜笑。 在学校里,同学们常常神往的、神秘的谈论男女性事,但谁也不会想到我这十四岁的国二小男生已有了近五年的丰富性交经验。四年半来,我和姐姐性交不下一千五百次,小弟弟也已在姐姐的小妹妹中出没过一百多万次! ***    ***    ***    *** 我和姐至今仍维持每周二、三次性爱关系,现在她廿六岁,已婚,有一子一女,分别是四岁和两岁。 她和我都很肯定,我那可爱的外甥女,其实是我和姐的秘爱的结晶。 姐姐腕(6) * 有天下午放学回家,听到姐姐房中有低低的「嗡嗡」声,夹着姐姐断续的呻吟声。我走进一看,姐姐房门半掩,姐姐向外躺在床沿,上身仍穿着女高中的制服,下身也仍穿着裙子,但内裤已脱下扔在床边,她手握一根墨黑的小电动棒,棒身一半插在阴户中,那棒的前端似是会自行缓缓的上下左右磨旋转动。 我第一次看到姐姐的私处,不禁心中狂跳,老二也立刻硬涨起来。姐姐的阴户很丰肥白嫩,性毛疏稀,电动棒的下端已沾满了浓厚的白浆,自A片和A书上得来的经验,我知道那是姐姐阴户中流出的淫浆。 突然姐姐双腿挺直,口中「啊……」的叫了几声,便停了下来。她双腿大字张开,握棒的手已放松,漆黑的电动棒仍插在阴户中嗡嗡的缓缓自行转动,但姐姐似已暂时睡着了。 我脑中有个声音告诉我,这是干姐姐嫩腕的最佳机会。爸妈还要三小时才回家,机不可失! 我走到姐姐床边,飞快脱去自身上下衣裤。我比姐姐小两岁,十五岁的我,鸡巴长约十四公分,龟头不大,只有乒乓球大小,但紫红铁硬。我将电动棒自姐姐阴户中拔出,按了停钮,丢在一旁。 我站在床边,将姐右腿抬起抱住,搁在我左肩上,右手握住我的涨得铁硬的鸡巴头,插进姐姐的阴道入口。我用力向内顶,润湿紧凑的阴道壁被龟头迫开,但并没有处女膜挡驾,阳具便一寸一寸的进入。那她被阴肉紧密裹住的感觉太性感、太舒畅了,我十分紧张兴奋,只觉心在突突的跳。 一阵强烈的快感传来,我知道快要射精,屁股用力两三挺,十四公分长的粗壮鸡巴便全根插进了姐姐充满了淫浆的旁玄,龟头踫到磐朔心里块状的软肉团,龟头狂跳几下,便在姐姐的阴户中射出了一股精液! 我这时抬眼看姐姐,她仍没有醒转的迹象,而我的老二仍硬得发涨,心中仍淫念高张,我便拔出整条鸡巴,立即又再插入,直到全根入尽,阴毛盖在她的光致丰隆的阴户上。 我这样做了二,三十次,鸡巴上的感觉真是妙得无法形容!我当时想,这世界上再也找不到比干十七岁姐姐嫩腕令人更快乐的事!姐姐的阴肉紧裹住我的鸡巴,好在有淫浆和刚才射入的精液,抽插相当滑畅。 我改变方式,每次深深的插入后,只抽出十公分左右,留下鸡巴前端在阴道中,再飞快的用力捅将进去,紧锣密鼓的奸淫起来。这时姐姐有了反应,她口中又开始断续的呻吟,不时耸起起阴户,迎合我的抽插。 我因已射出一次,没有要射泄的敏感,硬涨的鸡巴在姐的嫩旁哨中不停的紧密抽送。这样插了约五、六百下,姐姐的阴道开始强烈的痉挛张合,挤吮我的鸡巴,同时阴户中泌出一股暖液,浸润了我的整条鸡巴,抽送时便「叽叽、啧啧」作响。 姐姐这时已悠悠醒转,才发觉是我在奸淫她,她满脸娇羞,但没有反抗,一任我继续行淫。 「弟,姐羞死了……你甚么时候进来的?你把我弄好难过……好舒服……」 「姐,我回来时看到你在用电动棒,后来你便睡着了,我想掴夤假阳具,不如用真的棒棒替荟服务!」我一面说,一面双手有力的捉紧姐的白嫩屁股,坚硬的阳具里尽情狂干姐的小啾肉洞。 「啊啊……啊……」在又一阵大声的呻吟中,姐的阴中又涌出一股温润的淫液,阴肉痉挛,阴道一张一合的压榨吸吮我的阳具。一阵强不可抗的快感自龟头传来,我又再次在姐的阴户中射出火热的精液。这次射了好几股,十余秒钟才射尽,软塌在姐身上。 自这次以后,姐常主动找我性交。每当我欲念勃发时,我也会找姐姐痛快的发泄性欲。我最爱将姐脱光光,抱住她的裸体,狂亲她健美结实的胴体,亲她的樱桃小嘴,咬她的尖挺富弹性的乳峰,用舌尖挑逗她的阴蒂,待她阴户淫水淋灕时,阳具便长驱直入紧暖的小肉洞,狂奸姐姐半小时。每次她都被我奸得一再高潮,淫水狂流,大声呻吟,欲仙欲死,她那电动假阳具早已废置不用。 我常和姐一道观看A片,然后便模仿看到的各种做爱姿势和姐姐性交。姐最爱的是我们两人面对面抱住站着干,她的玉臂搂住我的颈,嫩乳紧贴我的强壮胸膛;我俩上面蜜吻,我含吮姐的丁香小舌;下面性器紧密的连结密合,姐前后上下的耸扭屁股,向我作天魔艳舞,阴户不停的吸吮吞吐我的阳具;我双手按在她的白嫩肥突的大屁股上,协助姐的扭动。 为了适合阳具进入的角度,用这姿势时,姐便穿上三寸高跟鞋,这样两人性器的高度和角度便正合适,不用我费力的曲膝耸挺。姐的隆耸的阴阜紧挨我的阳具根部,磨研起来很是舒服。我俩常这样搂住,亲热的、不急不徐的密密淫媾,直到姐高潮一再,玉腿乏力,我才将她抱至床上或沙发上,作一阵例行的五分钟最高密度的狂奸,然后便极度快畅的在姐姐花心深处洒下我热浓的乱伦精种。 姐姐现已十九岁,身高一六五,三围是36C。23。34。我的肉棒经过两年的实战训练,已长逾17公分,很受姐姐宠爱。 姐在本市上大学,她虽住大学宿舍,但每周末都一定会回家,和我共享甜蜜的性爱。我常想真的好幸运,有这样美丽大胆的姐姐和我性爱,让我在未来结婚前,臣到和妙龄美女淫媾缠绵的滋味。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玲珑孽怨 第七十六章 梦醒时分
评论加载中..